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

谈“乘联会”对中国汽车工业的历史作用及贡献

发布时间:2020-10-01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自1994年成立至今,已整整十五年了。如果她是一个孩子的话,也该是从一呱呱坠地的婴儿成长为一个大小伙子或一个大姑娘了吧。十五个春夏秋冬,“乘联会”伴随着中国汽车工业一块成长一起壮大。

在“乘联会”成立的当年,全国汽车产仅一百多万辆,而今年产肯定会超过千万辆;“乘联会”从当初的7个厂家和屈指可数的十几个人,发展到如今的五十多中外合资和厂家,以及相关单位十多家、与会代表一百多号人,首创代表了全国上千万汽车人和准汽车人的非官方话语权的先河!尤其是近几年来,这个民间组织对中国汽车工业和中国经济所发挥的作用越来越显著,并且越来越大,替代了一些半官方机构应当有作为,但又无作为的作用。“乘联会”起到了维护近百家汽车厂和千万汽车人以及整个中国汽车行业利益的作用。因此,“树大招风”的“乘联会”这些年以来越来越成为中外汽车业界和大小媒体关注聚焦的热点。

“乘联会”当初成立之时,只有发起人饶达、一汽大众的赵增君(已故)、一汽轿车的王德所、神龙的陈韵秋、北吉普的张才林等几人,每月以传真的形式传递各厂家的产数据,并规定每年分冬夏二季召开乘用车市场研讨会。此外,还不定期地针对国家和行业内发生的重大事件,紧急召开对策研讨会议,并以“乘联会”的名誉,共同拿出对策报告,向与会成员的公司领导和国家相关部委提出合理化的建议。

1995年夏天,笔者荣幸地参加了“乘联会”成立后的第二次会议,并非常荣幸地认识了饶达先生,通过乘联会,后来还认识了一大批汽车界的产品和市场研究分析专家和学者,如唐奕奕、梁国锋先生、黄志强、王晓翔、郝瑛瑞、崔东树、戚燕飞、王立竹、孙鉴、李清、王江安、帖福祥、钟东、张长华、李忠华等同辈的良师益友,以及张佰顺、颜光明先生和罗锦陵先生等前辈老师。笔者深受这些前辈、同辈学长的教诲和指导,而终生获益非浅。尤其是在“乘联会”这个精英荟萃的温馨大家庭里,笔者不仅深受思想道义上的薰陶,而且学到了最新最前沿的汽车市场研究方法与技巧,这为笔者未来从事汽车市场研究工作给打下了坚实的牢固基础。因此,笔者认为“乘联会”首先是一个培养和教育年青人的大学校与大熔炉,为中国汽车工业培养了一大批精英式的人物,然后才是一个民间的学术信息机构。真可谓“十年栽树、百年树人”啊!

在“乘联会”成立之前,在计划经济下的全中国几乎没有一家及时、系统、内行的统计全国轿车产销数据的机构,只有中汽协和一家沈阳市经贸委属下的《汽车动态》快讯,这二个快讯是前辈朱一平和刘裕国先生主办的,当时由于种种客观原因,数据信息还相当不完整,尤其是轿车数据不全,而无法反映当时中国轿车的产品及市场状况,甚至连厂家各车型的产销数据都没有。也正是在这一窘境下,各生产厂商都急需要一些重大的信息决定自己的产品定义、市场定位、市场策略与价格定位及商务政策等等。在这一大背景之下,饶达先生临危受命,主动担负起这一历史的重任,在上海大众的支持下,年已半百的饶达先生疲命奔走呼号联络于全国各大小汽车厂家,终于从1993年开始筹备“乘联会”,1994年成立并正式开始飞速运作,嗣后,在每月初的前五天向各企业及时输送最新的市场汇总数据和市场分析的信息与咨讯。“乘联会”在第一时间发出的各厂家的产销汇总数据,能在第一时间内放在各企业决策者的案头上,以供参考进而成为营销决策的利器。

与此同时,“乘联会”的数据也途经各个渠道满天飞,政府的有关部委、国家信息中心、各大小相关媒体均在大量运用,俨然成了不是官方的“官方”信息。据悉,甚至连国外研究中国经济和汽车市场的大小机构,也以此为主导信息之圭臬。由此可见,“乘联会”这个民间组织早就已经开始国内运作而国际化了,而且是目前中国任何官方或民间的学术团体所不能替代和超越的。因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乘联会”既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

“乘联会”的组成人员都来自全国各大汽车企业,全部揽括了在华的所有合资品牌汽车厂商以及民族汽车企业。涉及的产品数据有纯轿车、SUV、MPV、皮卡、微客、微卡等乘用车以及部分商用车,除重、中、轻卡和大客、中客、轻客等商用车不在其范畴内,全国绝大多数汽车产销、市场价格数据都在“乘联会”的统计之内,这可能也许是中国目前最庞大最系统的数据统计库之一。

此外,“乘联会”不单纯是一个汽车产销数据统计中心,而且还是目前中国向国务院、发改委、商务部、财政部等国家最高权力机关,提出合理化建议最多最具价值的民间的学术团体。如去年至今年以来,“乘联会”相继向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工信部、商务部等递交了利国益民的“分级征收汽车购置税”等三份救助汽车业的建议,系建国以来最大最具重大政治和经济意义的合理化建议,其中最具合理和可实施的局部建议,已被国家相关部委做为可采纳的参考建议之一,并与其它措施方案一并附诸实施了。

在这之前,“乘联会”在中国加入关贸总协议、成品油改革、反垄断法、公路法制定、4万亿无拉动内需、50亿财政支持汽车支农等一系列涉及国家的经济宏观政策、行业法规、企业商务政策等诸方面,都提出了确实可行的科学方案与建议。为此,笔者可以毋庸置疑地认为,“乘联会”在中国汽车工业史上做出的巨大贡献有目共睹,而不可被抹杀或被抹黑。

在此,笔者祝愿“乘联会”在牛年里更有“牛劲”,并且“牛气”冲天,为世界为中国为中国的汽车工业做出更远大更辉煌的杰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