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体育

广东省体育局局长王禹平:要用多种形式发展体育产业

发布时间:2020-10-06

  正在召开的广东省两会上,有政协委员在提案中提到,广东省没有建立起体育产业的常态化统计机制,对于我省体育产业现状不能充分掌握。很多体育场馆利用率不高、经营效益不佳,对于当地财政也造成了极大压力,因此希望促进广东省体育产业扶持政策尽快落地实施。

  自从2014年底国务院发布“46号文”之后,体育产业正在成为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广东省政府发布文件提到,在体育产业方面要打造广州和深圳的“双核”,广深两地的体育产业发展现状和前景如何?广东省体育局局长王禹平在1月19日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建常态化体育产业统计制度?

  广东省政协委员、中航健康时尚集团董事长王岚在政协提案中写道,目前广东省并没有建立起体育产业的常态化统计机制,对于我省体育产业发展的实际情况不能充分掌握。建议省政府建立广东省体育及相关产业统计的常态化工作机制,及时了解并向社会发布广东省体育产业发展实际情况,指导社会各方开展体育产业投资。

  1月19日,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广东省政协委员、广东省体育局局长王禹平表示,体育产业和社会经济发展总体上是同步的,经济发展好的地方,体育产业会好一些,广深两个大城市肯定在广东省占有重要的比重,但是具体比重需要统计数据说话。

  对于委员提到的体育产业统计机制问题,王禹平表示,国家一直有对体育产业进行统计,只是过去没有占这么大比重,从体育工作的角度出发,“我们希望有一个比较实时的、比较快速的体育产业统计,从体育系统自身开展工作,把家底摸清楚,也便于比较对照总结,建立自己的一套体系。”在2017年的工作中,将进一步做好体育产业统计工作,构建更加全面、常态化的体育产业统计制度。

  竞赛表演业该如何发展?

  按照国家统计局于2015年8月27日公布的《国家体育产业统计分类》显示,体育产业范围包括体育竞赛表演活动、体育健身休闲活动、体育场馆服务、体育中介服务、体育用品及相关产品制造、体育用品及相关产品销售等11大类。

  体育竞赛表演业的代表就是职业赛事和职业球队。在广州,几乎随处可以见到身穿恒大队服的普通市民,借助入主足球赛场,恒大集团的知名度和曝光率也在最近几年得到了几何量级的增长。以前,广深两地都没有CBA球队,最近两年,深圳和广州先后从东莞和佛山引入CBA球队。

  近几年,广深两地举办的高水平赛事越来越多:国际冠军杯、N B A中国赛、高尔夫中国赛、男子和女子网球公开赛……虽然赛事的盈利状况属于商业机密,不过据其中一些赛事承办方透露,赛事已经开始实现盈利。

  除了市场的运作之外,政府也在加以扶持。广东省体育局起草了《关于设立广东省体育产业发展资金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初稿)》以及《广东省体育产业发展专项资金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同时鼓励有条件的地市设立体育产业引导资金。

  2016年7月1日,深圳市政府出台政策设立深圳市体育产业发展专项资金,2015-2020年,市财政每年安排2亿元,主要采取项目资助、贷款贴息和奖励等方式,支持深圳体育产业加快发展。其中纳入的对象,既包括高水平的赛事,也包括高水平的职业俱乐部。

  一家体育中介公司负责人表示,在体育竞赛表演业领域,不管是现在的国内联赛,还是引进的商业性赛事,想要实现盈利都比较困难,门票作为赛事收入的组成,虽然是球迷们感受最为直观的部分,但是在赛事收入中占比重却不太大。

  该公司负责广州一支中超俱乐部和深圳一支CBA俱乐部的赛事推广活动,公司负责人表示,虽然两支球队的上座率不高,但是他们并不愿采取赠票的方式吸引球迷入场,因为这不是健康的赛事推广方式。在其看来,更重要的是进行商务开发,吸引更多球迷参与互动,这样球迷们才会更多地来到现场看球,现在的局面不仅仅是票价决定的。

  如何吸引市民投身体育运动?

  前述体育竞赛表演业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观赏性的体育赛事,另外一类是参与性的体育赛事,也即普通市民可以亲身参与的赛事。最近几年,中国出现了马拉松热潮。2012年,首届广州马拉松开跑。一年之后,首届深圳马拉松也鸣枪。

  如今,马拉松几乎成为城市里最大型的体育活动。在长达6个小时的比赛时间里,城市里的中心干道都需要封闭,为此政府部门需要协调大量的工作人员参与其中,才能使得几万名普通老百姓奔跑在赛道上。

  广东省政协委员黄乐闻在1月17日的政协分组讨论上提到,最近几年,广东省发展体育产业做得非常好,推进全民健身活动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尤其是在户外运动方面,打造了不少精品赛事,比如像广州马拉松等,为户外体育运动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2016年深圳国际马拉松的一位赞助商负责人表示,以欧美国家过往的情况来看,在人均国民收入达到5000美元的时候,体育产业就会得到很大的推动,在我国,2011年已经达到了这一门槛,尤其是大中城市,马拉松的热潮有了其增长的天然土壤,而我们的体育产业消费和欧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明显差距。

  2013年首届深圳马拉松举办,200元的报名费堪称当时国内最高,承办方也表示,深圳马拉松是国内市场化程度最高的马拉松赛,报名费的标准也是基于市场的考虑。尽管如此,首届赛事一万人的参赛名额最终没有报满,从第二年开始,深圳马拉松的参赛名额就成为了稀缺资源,需要通过抽签的方式才能获得。

  广州马拉松举办5年来,主办方很早就宣布赛事已经实现了盈利。而晚一年起跑的深圳马拉松,前三届的承办方表示,已经逐渐有了盈利可能,不过在新的承办方于2016年刚刚进入之后,盈利的时间可能要稍微延后一些。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只有北京、上海、广州、杭州、厦门等少数几个大城市的马拉松赛能够实现盈利。

  体育场馆该不该市场化运营?

  王岚在政协提案中还提到,广东省现有专项训练场馆72个,非训练场馆182个。目前开放的大型体育场馆47个,全民健身中心35个,其他单体体育场馆85个。从调研情况看,各场馆均存在利用率不高、经营效益不佳等问题,对于当地财政也造成了极大压力。

  为举办2010年广州亚运会和2011年深圳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广州和深圳先后都修建了很多体育场馆,但在赛事结束之后体育场馆的日常维护和运营成为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如果单纯采取政府补贴的方式,一些体育场馆就造成了闲置和浪费。

  近几年,也有越来越多的体育场馆开始尝试企业化运营,像广东奥林匹克体育中心、深圳湾体育中心、大运中心等。以深圳大运中心为例,在2011年深圳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结束之后,大运中心曾由一家机构运营,当时其一年的运营费用达到了四五千万元,后来龙岗区政府代管了半年时间。2013年1月底,佳兆业集团通过参与政府公开招标,获取了大运中心的管理运营权。

  政府运营好还是市场化运营好?对此,广东省体育局局长王禹平表示,市场有市场的优势,政府有政府的优势,有时目的不完全一样,政府运营场馆会将公益摆在头等位置,免费对市民开放,现在广东省体育局每年支出一亿元用于补贴体育场馆,“拿这么多钱建场馆就是要给老百姓使用,目的是方便老百姓”。

  王禹平表示,如果是市场化运作,保证一定的开放的基础上,企业要寻求回报和利益,不同场馆的建设情况不一样,政府要投入太多钱补贴场馆也投入不了,就需要赚一点钱减少政府开支,有些地方收费就贵一点。

  在王禹平看来,不能说市场运作就一定好,东较场就是政府运作,而奥体是市场运作,要用多种形式发展体育产业,最后的效果是方便群众,“群众参加体育运动也是多元化的,有些人喜欢人少的环境,宁愿多交钱,有些人希望免费,人多一些没关系,需求不一样,总体上体育场馆定位是公益事业,不以盈利为目的”。

  数据

  广深体育产业体量或将占全省半壁江山

  2014年10月,《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俗称46号文)发布,其中提到至2025年,体育产业总规模超过5万亿元,成为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发展的重要力量。国家统计局信息显示,2015年,全国体育产业总规模为1.7万亿元,增加值为5494亿元,占GDP的0.8%.

  2015年7月,广东省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实施意见发布,其中提到至2025年,广东省体育产业占GDP的比重达到2%左右。体育产业总规模超过9000亿元,成为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发展的重要力量。同时提到,建设“双核”也即穗深示范市,支持广州、深圳重点发展竞赛表演业和体育服务业。

  2016年7月,深圳市印发关于促进体育产业发展若干措施,提到2016- 2020年体育产业增加值年均增速达到15%.到2020年,体育产业增加值占全市GDP的比重达到1.2%;体育服务业占体育产业比重显著提高,体育产业综合实力位居全国大中城市前列。

  2016年12月,广州市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实施意见出台,提到至2025年,体育产业总规模力争达到2500亿元,体育产业增加值的增长速度高于国民经济增长速度,占全市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5%左右,成为广州市新兴支柱产业。

  按照以上数据,至2025年广东省体育产业总规模将占全国近1/5,广州市体育产业规模力争达到2500亿元,深圳市未提出具体数字,不过近几年深圳和广州体育产业规模比较接近,广深占比全省或可达到一半左右。

 

编辑: 朱江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