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创业

“青稞使者”:创业围绕“农”字展开

发布时间:2020-10-13

  “我是一名青稞食者,我要捍卫青稞原汁原味的传统;我又是一名青稞使者,我要守住这份产业,将青稞的文化传承下去。”作为一名新型职业农民的代表,南京农业大学2005级西藏籍校友小索顿带领着他的乡亲们一起演绎青稞的故事。

  青稞加工厂让1500户农民收益

  小索顿的家乡江孜古城位于海拔4000多米的青藏高原。这片被雅鲁藏布江最为重要的支流——年楚河滋养的土地,不仅土壤肥沃,水源条件更是得天独厚,因生产优质青稞而远近闻名。

  每年的金秋,江孜县城就会被一望无际、铺天盖地的金黄色青稞田野所妆点。青稞熟,乡亲欢。在青藏高原深秋的浓雾里,饱满金黄的青稞穗子总能带给乡亲们无限的喜悦。

  “我们从来不用发愁青稞的销路。”乡亲们说,小索顿家的青稞加工厂每年都会来向他们收购青稞,而且还高于市场价格。

  乡亲们口中“小索顿家的青稞加工厂”全名叫做西藏格藏青稞食品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在其法人小索顿看来,做企业就要饮水思源:“青稞增产了,农民才能增收,加工厂也能有更加长远的发展。”

  为了让当地农户增收,公司保证青稞收购价高于市场价1元/公斤,公司每年收购青稞约315万公斤,农民直接新增收入约315万元,受益户数达1550余户,每户可以获得2032元的新增收入。

  而早在短短5年前,别说惠及周边的百姓,“小索顿家的作坊式青稞加工厂”连养活自己都举步维艰。

  探索新工艺传承青稞文化

  2012年,小索顿辞去了安稳舒适的邮政储蓄工作,接手年迈的父亲艰难维持的青稞加工厂。

  万事开头难。面对这个毫无头绪的工厂,小索顿深感困难重重。虽然说青稞产业在西藏有着较好的市场前景,但要想站稳脚跟,就必须与同行展开激烈的“较量”。从未学习过企业管理和市场营销知识的小索顿,一度找不到自己的优势和短板。

  “江孜有着非常好的青稞资源,青稞的优势特别大,我一定要传承这份文化。”在小索顿看来,青稞是高原独有的物种,不仅在藏族群众心中代表着美味,更是一份深刻的文化烙印。虽然困难重重,他依然决心要续写与青稞的故事。

  小索顿琢磨,如果工厂还像父亲那样,进行纯粹的青稞加工,肯定行不通。偶尔间小索顿回忆起在南农读书的日子:一次和朋友去逛美食广场,他发现内地由小麦制成的面包糕点,不仅造型美观而且口感丰富,精加工后的利润也十分可观,远胜于传统粗加工食品。

  小索顿开始思考,这种加工方式,家乡的青稞是不是也可以借鉴?

  “那时候的西藏,到处流行一些很传统的东西,越传统,价值越高。我就开始琢磨,可不可以保留传统工艺,再加进一些东西进来,实现某一项技艺的传承,把它做成产业?”

  一次,小索顿参加骑行活动,由于当时准备不够充分,到了午饭时间,只剩下半瓶矿泉水。正当他饥肠辘辘的时候,新结识的骑友拿出了一包压缩饼干和他分享。

  “压缩饼干之前也吃过,感觉不是特别喜欢。但是在那种环境下,感觉非常美味又充饥。我能不能把糌粑做成这样的产品?”

  糌粑是将青稞洗净、晾干、炒熟后磨成的面粉,是藏民族的传统美食。对于藏人来说,糌粑就像上天赐予人间的恩惠。逢年过节,乡亲们都用糌粑来绘图,以示吉祥。

  就这样,小索顿认准了青稞深加工的市场前景,马上筹建西藏格藏青稞食品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着手探索青稞系列食品的深加工产业。

  电子商务让青稞饼干走向全国

  和许多西藏百姓一样,小索顿认为,通过水磨加工出来的糌粑,味道更加浓郁醇香,口感也最佳。在磨糌粑的过程中,小索顿和他的技术骨干们延续了古法——水磨,并借鉴了传统糌粑的食用方法,经反复调配实验,产品得以压制成型。

  为了提高生产效率,小索顿特地从上海购置了一台先进的压缩饼干机。这样的糌粑干粮不仅忠实于传统风味,保留营养价值,也更加符合现代人的生活方式,食用起来方便又快捷。果不其然,一经问世,糌粑干粮的销售量便超过了他的预期。

  如今,公司已先后设立了以拉萨、日喀则、江孜为主的8个销售点,进驻各大超市,与食品行业建立长期合作关系,还通过电子商务平台,拓展产品的销路。销售量连续几年以62%的速度增长。市场占有率在区内达到50%以上。

  为了进一步扩大品牌影响力,小索顿还在积极研制新产品:青稞爆米花、富硒青稞全粉、青稞枸杞饼干、青稞葱香饼干、青稞原味饼干、青稞燕麦饼干……10余类青稞系列产品不断问世。

  如今,“谷麦粒稞”品牌青稞系列产品早已远近闻名,成为江孜县的“新名片”。

  “这些新产品都是与传统相联系,但又赋予了青稞新的生命。”在小索顿的努力下,曾经陷入困境的青稞加工厂重新焕发了生机。公司也获得国家、自治区、日喀则市各级龙头企业称号。小索顿被评为全国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今年还获得2018年度“全国十佳农民”称号。

  “我的创业始终围绕‘农’字展开,我来自农村,毕业于南京农业大学,现在回到农村创业。这些年,我感受到基层创业的艰辛,也看到了无限希望。作为基层创业者,这是我们最好的时代。”小索顿与青稞的故事还在延续。

  赵烨烨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李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