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币圈

进入中国40年,康宁不止是一篇手机面板玻璃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0-11-14

  上世纪60年代,康宁的工程师们研发出一种名为Chemcor的新型玻璃,它拥有极高的硬度,并拥有极佳的抗划伤能力,然而Chemcor昂贵的售价成为了阻碍市场表现的门槛,因此康宁最终只能无奈在1971彻底关停了Chemcor的研发。

  时间一晃到了2006年,时任苹果CEO的乔布斯正在为第一代iPhone寻求屏幕玻璃材料,但当时工厂所有尝试的玻璃面板都无法满足需求——它们不是太厚,就是硬度达不到需求。在僵持了数月后,乔布斯的好友John Seely Brown向他推荐了康宁CEO Weeks。Weeks向乔布斯展示了Chemcor,当时康宁已经为其取了一个后来人尽皆知的名字——大猩猩玻璃。

  高硬度的大猩猩玻璃瞬间就在乔布斯的心中埋下了种子,然而当时康宁的生产线并没有真正的能力满足苹果的要求。毕竟在1971年后,康宁已经不再生产Chemcor,并且乔布斯还希望康宁能进一步改进玻璃面板的厚度,而当时距离iPhone一代的发布已经只有不到6个月的时间了。

  正是这样一个不可能的任务,被康宁的工程师们完美地解决了。位于美国肯塔基州的哈里斯工厂,一块块厚度仅有1.3mm,适用于iPhone的大猩猩玻璃盖板被生产出来,谁都不会想到在6个月前,这个工厂的工人们还在生产普通液晶的玻璃盖板。

  后来的故事几乎所有人都能娓娓道来了:随着iPhone的大卖,康宁大猩猩玻璃也成为智能手机的标配,几乎所有的主流厂商都乐于使用康宁大猩猩玻璃面板。截止2017年,目前全球已经有超过60亿台设备、超过45个品牌都在使用大猩猩玻璃。

  在今年8月,康宁也正式发布了第六代大猩猩玻璃,它也是迄今为止最为耐用的玻璃盖板,而OPPO R17则成为首部搭载的终端正式上市。事实上,康宁与中国的渊源早已有之,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康宁品牌就已经进入了中国,它也成为最早落户中国的美国公司之一,当时康宁主要负责生产显像管电视。

  十年之后的90年代,康宁逐步拓展了在华业务类型,康宁锅具与照明材料开始进入市场。而康宁在中国落地真正的爆发期则发生在2000年,康宁率先在上海成立了光连接器厂,随后接连成立了上海光纤厂,而当前康宁大中华区的区域总部也落户上海。可以说,中国一直都是康宁品牌最为重要的海外市场,它与中国的渊源也日渐深厚。

  在上海四季酒店,康宁举办了一场媒体分享会,分享了进入中国市场以来,康宁在经济腾飞的背景下,所取得的成功。事实上当前康宁在中国大陆地区投资已经超过40亿美元,建立了18个业务运营公司和工厂,一座康宁中国研发中心已经拥有超过5000名员工。而康宁的业务也已经遍布光通信市场、显示科技市场、生命科学器皿市场、汽车市场以及移动消费市场等五大领域。

  比如在光通信市场,康宁时钟引领着通信行业的变革。作为光通信行业唯一的端到端解决方案供应商,康宁光通信业务在中国为用户提供从光纤、光缆到链接设备的全方位差异化解决方案,未来在5G时代,康宁也已经做好了应对搭建新一代网络硬件的准备。同时,在生命科学器皿市场,康宁玻璃也一直是值得信赖的供应商,它所供应的器皿帮助科学家在3D细胞培养、生物制药和基因组学研究领域不断探索。

  但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最让人熟知的无疑仍然是康宁大猩猩玻璃,面对即将到来的2019年,智能手机行业的形态和规模都将发生改变,这意味着康宁也将会面对更多的机遇与挑战,那么康宁本身又是如何看待这些问题的呢?在分享会后,我们也有幸采访到了康宁大猩猩玻璃销售与应用工程副总裁兼大猩猩玻璃部件全球业务总监Jame E.Hollis,以下是采访的全纪录:

Jame E.Hollis

  三星发布了折叠手机,也有越来越多厂商开始考虑研发可折叠智能手机,应对这一趋势,康宁有什么应对的技术发展与计划?对于热议的折叠屏手机,需要玻璃盖板有柔性的特点,大猩猩玻璃在产品上能否实现这一点呢?

  答:康宁作为行业屏幕玻璃的领军者,我们一直关注着市场趋势的发展。其实从很早开始,康宁就已经开始了柔性玻璃的研发,也已经有了一些OEM厂商开始尝试与我们进行合作,当然由于目前还处于保密阶段,所以我们没有办法分享这些合作的具体情况。康宁相信,不管是可折叠设备,还是普通设备,玻璃始终是屏幕最理想的覆盖材料,因此康宁未来仍旧会提供相应的解决方案,只是敬请期待。